欢迎访问中国甘肃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选择语言
二维码
页头二维码
搜索
背景

新闻中心

上合组织再扩员: “一带一路”成各国发展大舞台

来源:中国一带一路网 作者: 2021年09月29日 05时 浏览:0

当地时间9月17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举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视频讲话中宣布,为助力各国疫后经济复苏,中方愿继续分享市场机遇,力争未来5年同本组织国家累计贸易额实现2.3万亿美元目标,优化贸易结构,改善贸易平衡。

习近平表示,中方将设立中国-上海合作组织经贸学院,助力本组织多边经贸合作发展。中方2018年在上合组织框架内设立的首期300亿元人民币等值专项贷款即将实施完毕,将启动实施二期专项贷款用于共建“一带一路”合作,重点支持现代化互联互通、基础设施建设、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等项目。

习近平还表示,未来3年,中方将向上合组织国家提供1000名扶贫培训名额,建成10所鲁班工坊,在“丝路一家亲”行动框架内开展卫生健康、扶贫救助、文化教育等领域30个合作项目,帮助有需要的国家加强能力建设、改善民生福祉。

今年是上合组织成立20周年。习近平强调,过去20年,是上合组织蓬勃发展、成员国互利合作硕果累累的20年。20年来,本组织共促政治互信,共护安全稳定,共谋繁荣发展,共担国际道义,为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重要理论和实践探索。

当前,百年变局和世纪疫情叠加交织,国际和地区形势复杂深刻演变。习近平提出,各成员应高举“上海精神”旗帜,走团结合作之路、安危共担之路、开放融通之路、互学互鉴之路、公平正义之路,构建更加紧密的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为世界持久和平和共同繁荣作出更大贡献。

“我们要坚定制度自信,绝不接受‘教师爷’般颐指气使的说教,坚定支持各国探索适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和治理模式。”习近平说,“我们要支持各自平稳推进国内选举等重要政治议程,绝不允许外部势力以任何借口干涉地区国家内政,把本国发展进步的前途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上合组织成立于2001年6月15日,创始成员国为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在印度和巴基斯坦2017年加入后,上合组织成为世界上幅员最广、人口最多的综合性区域合作组织。目前,8个成员国领土总面积约3400万平方公里,占欧亚大陆五分之三;人口总和超过30亿,占世界人口近一半;2020年GDP总额20万亿美元,占全球23%;2020年外贸总额5.76万亿美元,占全球16%。

本届上合组织峰会启动接收伊朗为成员国的程序,吸收沙特、埃及、卡塔尔为新的对话伙伴。“相信不断壮大的‘上合大家庭’,将同世界上一切进步力量携手前进,共同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习近平说道。

20周岁的上合组织实现三大转变

中国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秘书长邓浩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 经过二十载风雨历程,上合组织初步探索出一条符合本地区实际的合作之路,成为欧亚地区的“稳定器”,树立起负责任国际组织的良好形象。

经过20年的发展,上合组织已实现了三大重大转变:

第一,以内部合作为主向内外并重转变。“扩员前,上合组织的工作重心主要是放在内部合作上,着力进行内部建设,包括建立基本运行制度和机制。扩员后,上合组织的外向功能明显增强。”邓浩指出,这主要得益于三个因素:首先,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加入增强了上合组织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和分量;其次,中国和俄罗斯加大参与全球治理,并把上合组织作为重要实施平台;最后,美国的单边主义做法导致现行全球治理机制失灵。

第二,以安全合作为主转向包括经济、人文合作在内的全方位合作。“安全合作曾是上合组织的原动力,在此基础上,成员国积极开展经济合作,从而形成了安全和经济的双轮驱动。人文合作是上合组织合作的‘后起之秀’,发展势头强劲,显示出巨大潜能,最终成为支撑上合组织发展的三大支柱之一。”邓浩说。

第三,区域合作转向区域治理。突出表现为中俄合作正进入制度对接合作新阶段。作为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和大欧亚伙伴关系的国家,中俄双方都有强烈意愿向地区提供更多公共产品。通过加强“一带一路”对接合作,完成关于欧亚经贸合作伙伴关系协定可行性研究,与欧亚经济联盟正式签署经贸合作协定等,中俄将共同致力于塑造欧亚地区新秩序,上合组织正成为双方打造欧亚伙伴关系的重要平台。

邓浩说,经过20年的高速发展,如今,上合组织已进入一个发展攻坚期,面临不少瓶颈压力,特别是来自外界的负面因素干扰加剧。“美国大幅调整对中亚战略,将过去遏俄为主变为对中俄双重遏制,甚至以制华为主,并将以往以政治安全渗透为主改为政经并重,竭力分化拉拢上合成员国,大大恶化了上合组织发展的外部环境,使上合组织面临巨大的地缘政治压力。”

邓浩强调,站在第三个十年的起点上,上合组织必须根据新形势、新要求,从战略和长远角度做好“顶层设计”,特别是,要认真妥善处理好若干影响上合组织全局的关系,以确保上合组织行稳致远:

一是内与外的关系。“内部合作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仍应是上合组织重点,但对外合作也要兼顾,应努力实现内外兼修。在对待治理问题上,应着力做好地区治理,同时兼顾全球治理。”

二是政治安全合作与经济、人文合作的关系。“未来仍应把政治安全合作作为重点,但经济合作和人文交流也要积极推进,努力形成相得益彰、相辅相成的全方位合作态势。”

三是大与小的关系。“既要发挥大国的引领担当作用,也要注意发挥中小成员国的积极性、主动性。中俄应继续成为组织的双引擎。同时,适当照顾印度大国心理,可在中俄印机制框架内建立中俄印上合问题磋商机制。鼓励、支持中小成员国为上合组织多出主意、多提建议、多做贡献。”

中国与上合成员国贸易20年增20倍

习近平指出,上合组织各国都处在发展关键阶段,应该发挥山水相邻、利益交融的独特优势,坚持开放合作导向,相互成就发展振兴的美好愿景。要持续推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保障人员、货物、资金、数据安全有序流动,打造数字经济、绿色能源、现代农业合作增长点。

习近平表示,共建“一带一路”是各国共同发展的大舞台,要推动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同各国发展战略及欧亚经济联盟等区域合作倡议深入对接,维护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促进各国经济融合、发展联动、成果共享。

过去20年,上合组织经贸合作硕果累累。9月16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人民日报》上撰文指出,2020年成员国经济总量和对外贸易总额相较本组织成立之初分别增长11倍和8倍。中国同成员国贸易额持续攀升,2020年与其他成员国贸易额达2450亿美元,比上合组织成立之初增长约20倍,为各国提振经济、改善民生注入强劲动力。

据商务部统计,2020年,中国为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巴基斯坦第一大,哈萨克斯坦第二大贸易伙伴国,连续11年保持俄罗斯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地位。今年1—7月,中国与上海合作组织其他成员国贸易额1806亿美元,增幅高达41%,超出全国外贸总体增幅6个百分点。

王毅说,乘着共建“一带一路”合作的“东风”,上合组织国家发展战略对接合作日益紧密,贸易投资水平显著提升,地区高质量互联互通格局初现轮廓,农业、地方等领域合作亮点纷呈。各方积极落实涉及道路运输、能源管线、产业园区等大项目合作,为各国人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截至2021年7月底,中国对上合组织成员国各类投资总额超过700亿美元,在上合组织银联体框架内发放贷款超过1500亿美元,面向上合组织国家设立总规模50亿美元的“中国-欧亚经济合作基金”,支持了一大批油气、电力、化工、农业和民生项目建设。中国已成为塔吉克斯坦第一大、吉尔吉斯斯坦第二大投资来源国。

截至2021年7月底,中资企业在上合组织成员国承包工程超过2900亿美元,建设了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中吉乌公路、中俄同江铁路桥和黑河公路桥等基础设施互联互通项目。上合组织区域还是中欧班列的必经之路,2021年前8个月中欧班列开行破万列,同比增长32%,有力保障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被誉为“钢铁驼队”。

上合组织内对话合作也在积极推进。2006年成立实业家委员会,有力促进上合组织国家企业交流,推动成员国在经贸、能源、科技等领域合作。2019年成立上海合作组织经济智库联盟,积极推动智库间交流合作和联合研究,大力提升中国与上合组织其他国家经济合作水平。在本届峰会上,习近平宣布,中方将于明年举办本组织青年科技创新论坛,激发各国青年创新活力。中方倡议成立本组织传统医药产业联盟,为各国开展传统医学合作开辟新路径。

展望未来,王毅呼吁上合组织激发更加蓬勃的务实合作。新冠肺炎疫情给世界经济传统产业带来严重冲击,同时也为新业态发展带来机遇。上合组织要继续发掘地区国家区位优势,加紧实施区域互联互通项目;要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升级机遇,积极开展5G、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等新产业新业态领域合作,实现区域经济合作提质升级。

中方愿为阿和平与重建发挥建设性作用

上合组织成员国都是阿富汗的近邻,阿富汗局势攸关地区安全稳定。在上合峰会召开的前一天,王毅在杜尚别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伊朗外交部长助理穆萨维举行阿富汗问题四国外长非正式会议。四方表示,将根据阿富汗形势需要继续开展四方沟通协调。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苏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在上合峰会前,中俄巴伊四国外长就阿富汗问题召开非正式会议,展示出阿富汗周边国家对阿问题的高度关注,也体现出中国作为阿富汗最大邻国的大国担当。在阿富汗问题上,中方和阿周边邻国的共同表态体现出上合组织国家对上合安全理念的重要实践。

17日下午,在上合峰会后,习近平还以视频方式出席了上海合作组织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领导人阿富汗问题联合峰会。他在会上提出3点意见建议:第一,推动阿富汗局势尽快平稳过渡;第二,同阿富汗开展接触对话;第三,帮助阿富汗人民渡过难关。

“中方已宣布尽快发运一批紧急援助物资,并将持续提供更多力所能及的帮助。作为阿富汗困难局面的始作俑者,某些国家更应该吸取既往教训,对阿富汗未来发展承担应尽责任。”习近平说。此前,中方宣布向阿富汗紧急提供价值2亿元人民币的粮食、越冬物资、疫苗和药品,并向阿富汗人民首批捐赠300万剂疫苗。

苏畅说,中国一向强调“阿人主导、阿人所有”的原则,从阿富汗人民利益出发,为阿富汗提供必要支持,这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在阿富汗问题上的政策与措施完全不同。中方支持“上海精神”、新安全观、安全共同体等上合组织理念,坚持多边主义,倡导安全先行、互利协作为特征的新型区域合作模式,反对以牺牲别国安全换取自身绝对安全的做法,实现普遍安全。

当前,阿富汗局势变化给中亚整体稳定带来了挑战。“近年来,中亚国家进入权力交接的关键期,一些国家多发抗议活动,政治风险上升,再加上,疫情对中亚国家经济构成严重冲击,导致民生困难,与阿富汗接壤的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经济和社会问题尤其突出。在这种情况下,阿富汗局势恶化给原本存在诸多不稳定因素的塔、吉、土等国带来更多负面影响。”苏畅说。

苏畅指出,恐怖主义外溢问题也是阿富汗邻国的重点关切。在反恐战争20年间,阿富汗境内的国际恐怖势力不断整合,尤其是在“伊斯兰国”残余势力在2017年前后进入阿富汗北部并以此为基地扩散之后,阿富汗的各类恐怖组织趋向活跃。“当前,阿富汗塔利班执政面临很多难题,其中,与恐怖主义切割是难题之一。加上阿塔夺权对一些恐怖势力有刺激作用,中亚面临的恐袭风险在上升。”

苏畅还指出,一旦阿富汗局势发生动荡,极端思想有可能在中亚加剧。恐怖势力通过网络进行传播、招募人员,并且试图发展“高质量成员”,吸收科学家、技术人员、医生、律师等加入其群体。疫情暴发以来,中亚国家的极端思想通过网络传播比较活跃。阿富汗局势变化可能搅动国际恐怖势力借机更加积极传播极端思想,以便招募到更多人员。

苏畅强调,阿富汗的毒品贩运问题也是周边国家的严重关切。近年来,阿富汗恐毒合流问题突出,“伊斯兰国”在阿富汗想开辟出新的运毒通道,恐毒合流后的恐怖组织打击难度增加。

(原标题:上合组织再扩员: “一带一路”成各国发展大舞台)